804488.com

《鱿鱼游戏》风靡全球 听说有人不服?

作者:38505.com 发布时间:2021-10-29 05:19

  《鱿鱼游戏》风靡全球 听说有人不服?

  ◎唐山

  456名债务累累、走投无路者,被神秘人邀请加入鱿鱼游戏——赢家可拿走456亿韩元(约2.46亿元人民币)。

  刚进入游戏时,绝大多数人不知道,失败的代价是死亡。他们曾集体退出,可在现实逼仄下,发现“痛快去死”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于是,他们又回到游戏中。最终,成奇勋杀死了“发小”曹尚勋,成为赢家,可他参加游戏的目的却消失了——急需钱做手术的母亲已离世。而成奇勋在游戏中一直照顾的脑癌老人,竟然是鱿鱼游戏的幕后操盘手。杀这么多人,只是为了“玩得高兴”。  

  这就是近期横扫欧美各大榜单的韩国电视剧《鱿鱼游戏》,已吸粉1.11亿,总播放量超70亿次,是流媒体巨头奈飞历史上最成功的剧集。播出期间,奈飞市值增加192亿美元。

  意外的是:在IMDB(互联网电影资料库)上,《鱿鱼游戏》评分高达8.2分,可在豆瓣上仅得7.6分。

  这不就是《大逃杀》《欺诈游戏》《爱丽丝在无主之地》等等等等的改写版吗?这么老的故事,为何还能收割眼球?最近都在讨论这个,但似乎过誉了吧……种种质疑,引人深思。

  戴着技术眼镜

  自然看不懂对技术的批判

  《鱿鱼游戏》的框架确有抄袭、融梗之嫌。

  最初两集剧本完成于10多年前,因“老套”遭反复拒绝,直到奈飞投资(可能是投资太少,服装用的是老土运动服,这些运动服积压太久,灰尘令多名演员皮肤过敏)。

  导演黄东赫感到欣慰:奈飞从没问过“是不是太老套”,而是更关心“下一步会是什么”。

  整个东亚社会近代史,都是在“技不如人”的压力下形成的,堆积成集体无意识——遇事先问:“技术是不是太Low?”

  天地君亲师丧失约束力后,技术便是最后的岸。于是,一大堆工程专用名词被移植到人文领域中,甚至看个剧,也要新奇、复杂、高级和烧脑,亚洲草草线观看未禁删除,,一旦嗅出模仿气息,立刻垂头丧气。

  可艺术欣赏是看技术吗?翻开艺术史,哪部经典的技术在今天不是老套?如果一首歌不是为了愉悦内心,而是为了挑战发声技巧,我们为什么还要唱它呢?

  现实是,我们都被技术套牢,趣味退化通向的正是《鱿鱼游戏》中的社会:天下之大,技高者得之,何须斯文?

  在剧中,不论张德秀的残暴、韩美女的无耻、医生的不择手段、曹尚勋的阴险……均毫不掩饰绝无遮拦。于是,“取胜”僭越便成最大公约数,一切只能靠彼此的恶意来约束来推动——谁走错一步,谁就掉下深渊。

  《鱿鱼游戏》所批判的,恰恰是技术万能的现代世界,局限在“技术”的视域中,自然看不懂它。

  回到“理解之同情”去看问题

  在对《鱿鱼游戏》的批评中,脑癌老人、主角成奇勋中枪最多。

  “人设论”者坚定地认为:脑癌老人太老套,是“为悬疑而悬疑”;至于成奇勋,说谎、没胆、暴力、贪小便宜,将这种人设为主角太毁三观。

  这种充满技术优越感的欣赏偏执,是现代人最大的审美缺陷——丧失了“理解之同情”的能力。

  事实上,脑癌老人设计鱿鱼游戏并不突兀。

  赋予现代社会合法性的是明天,因为“明天会更好”,我们才忍受了当下苦痛。而传统社会的合法性来自过去,因为前人这么做,所以我们也应如此。过去相对清晰,明天相对模糊。专注于明天的人,注定会因未来的不确定而陷入焦虑。

  对脑癌老人来说,明天已成笑话,除了鱿鱼游戏,还有什么能证明他曾经活过?

  至于《鱿鱼游戏》的主角成奇勋,他是典型的反英雄,经历了韩国经济的飞速成长和社会开放,误以为融入了历史。可随着失业、创业失败、妻子带女儿改嫁……成奇勋发现,自己突然被时代甩了出来。

  失败逼出了成奇勋的流氓气质,那是弱者的武器。像所有失败者那样,成奇勋丧失了规划明天的能力,只好把命运交给概率,靠嘲讽宗教信仰、嘲讽真诚来支撑自尊。

  然而,成奇勋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片未被格式化的地方——对弱者的同情。生死关头,他无私地照顾脑癌老人、脱北女孩姜晓。这份同情虽卑微,却平易近人。作为韩国社会这个更大的鱿鱼游戏中的胜者,脑癌老人突然发现:感动还没死去,它只是被尘埋。

  于是,成奇勋赢得并不偶然。

  《鱿鱼游戏》其实是一部社会剧

  带着“理解之同情”就能明白,《鱿鱼游戏》其实是一部社会剧。

上一篇:亚洲中午字幕无线观看,今村的女性造像

下一篇:香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,为鼓励年轻人生孩子 日剧真的很拼